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

1歲男童腦死亡,母親捐出6個可用器官,坦言:這是他最好的歸宿

2021-08-26 01:15:5039健康網
核心提示:2019年9月,北京市一處房屋意外坍塌,還不滿2歲的滿玉昂從廢墟被救下。經過醫生搶救未果,23天后,被確診為腦死亡。在經歷了20多天的掙扎,玉昂媽媽決定捐獻兒子所有可用器官。

小海今年19歲,是一名腎臟移植等待者,他已經等了1404天了。

這天,小海終于接到了醫院的電話,說終于有合適的腎臟器官了。

但令人遺憾的是,腎臟只能存放24小時,小海卻無法在第二天8點前趕到醫院。

“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……”

據國家衛健委統計,我國每年大約有30萬器官衰竭患者,其中僅有1萬名患者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,還有大量患者在默默等待適合自己的器官,也有部分患者在等待中離世……

一個人的器官捐獻或許可以挽救多個人,但在一些人眼里,死無全尸”是大忌。

一、器官捐獻是對死者的不尊重嗎?

朱乃庚也不記得自己多久沒睡過安穩覺了:手機24小時開機,半夜一接到電話就往醫院跑,腦子里還要琢磨著,怎么和患者家屬溝通……

朱乃庚是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器官捐贈的協調員,這些年他帶著他鼓鼓的公文包,跑遍安徽幾十家醫院。他的任務就是與捐贈患者家屬進行溝通。

“那種感覺就像靈魂在孤獨的黑夜里彷徨、吶喊。沒有強大的內心,真不知道怎么堅持!敝炷烁硎,對于捐贈器官,患者家屬十有八九都是反對、抗拒的。甚至有些人已經達成初步意向了,后來卻因為某些原因臨時變卦。

“當時一位因車禍顱腦損傷患者,搶救無效被判腦死亡。我和患者的愛人、女兒聊了兩個多小時,他們已經要點頭了。卻因為患者其他親屬知道了,表示人死后怎么可以再挨一刀?最終家屬表示不再考慮!

朱乃庚表示這樣的故事經常發生,他認為保存遺體完好的傳統觀念仍是器官捐獻面臨的最大阻力。

中國傳統觀念追求,人死后要留全尸。在部分人看來,人死后還在要他們身上開刀,靈魂不得安生,對死者的不尊重。

對于所謂全尸,傳統的土葬是將死者埋在土地里面,所以都講究尸體的完整。然而現代人已經不推行土葬了,死后都是一把火燒了,化成骨灰,其實也沒有什么“全尸”可言。

傳統的“固有觀念”其實很多漏洞,就比如一位病人生前開刀動手術,胃切掉一點,肺切掉一點,肝臟切掉一點,腸子切掉一點,患者總算活過來了。為了救命,他的身上早已“千瘡百孔”,如果說要保持身體完整,那干脆就不要去做手術了。

二、器官捐獻:生命的接力與延續

如果換個角度去看待,器官捐獻其實是“另一種活法”。

2019年9月,北京市一處房屋意外坍塌,還不滿2歲的滿玉昂從廢墟被救下。經過醫生搶救未果,23天后,被確診為腦死亡。

醫生告知玉昂媽媽,有一位12歲的小朋友需要心臟,而玉昂的心臟可以讓這個生命垂危的小朋友獲得新生。在經歷了20多天的掙扎,玉昂媽媽決定捐獻兒子所有可用器官。

“最起碼他的生命還在別人身上延續。他的器官還能救四到六個小孩,這也是他最好的歸宿,對我們心里也是種安慰!

圖源網絡

滿玉昂的肝臟運往北京,兩個腎臟一個運往鄭州,一個運往廣州。兩個眼角膜也融入新的生命,代替他去看看更廣闊的世界。

當問起玉昂媽媽是如何舍得捐獻這六份“珍貴禮物”時,她說:看到別的家長在等待,只要一個心臟孩子就能存活,她知道失去的痛苦,她不愿別的家庭也經歷這些。

玉昂的心臟救活了一個小女孩,醫生用錄音機記錄下來她的心跳,放進小熊里,送給了玉昂媽媽。

撲通撲通的心跳聲,這對玉昂父母來說,大概是世上最美好的聲音。

圖源網絡

心臟在另一個“健康”的身體中有力地跳動著,雖然玉昂的生命走到了盡頭,但他的心跳卻不會停止。

三、你愿意成為一名器官捐獻者嗎?

2020年,中國紅十字會數據顯示,全國人體器官捐贈志愿登記人數超200萬,累計實現捐獻2.8萬余例,捐獻器官8.3萬余個,有8萬余人的生命得到挽救。

臨床統計,我國每年因器官衰竭等待移植的患者超過30萬,但捐獻的器官只有1.7萬余個,仍有大部分患者在等待中去世……因遺體短缺,部分醫學院校無法進行人體解剖,只好取消該門課程?梢,捐獻短缺問題依然嚴重。

那么,如何成為一名器官捐獻者呢?

小九在后臺收到有熱心網友留言:想要捐獻器官,但不知道怎么登記?

其實很簡單,只要你年滿18歲,帶上自己的身份證,到就近登記器官捐獻管理機構填寫并遞交《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志愿登記表》,或登陸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網站進行線上登記。

此外,也可以通過郵寄、傳真等形式向登記管理機構遞交《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志愿登記表》。

圖源:央視新聞

為了鼓勵器官移植,支付寶也推出了“便民”登記:打開手機里的支付寶,找到“施予受”器官捐獻志愿登記網,動動手指,不到10秒,一鍵就可完成公民器官捐獻的志愿登記。

“施予受”器官捐獻志愿登記網于2016年底在支付寶上線。該平臺已與全國40家醫院實現對接,公眾可通過支付寶平臺、相關醫院官方網站及公眾號等途徑進行器官捐獻志愿登記。截至2020年6月10日,施予受網站器官捐獻志愿登記已超過133萬人次。

器官捐獻只是一種個人意愿與理念認同的表達,并不代表不捐贈就是“沒有愛心”、“不善良”。

比起捐贈者的意愿,我們更應該重視捐獻者背后困難家庭的救助;明確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的相關規定,保護捐受雙方的權益等等,讓這些捐獻志愿者能獲得應有的“尊重”及“安全感”。


參考資料:

[1] 《奔走在生死之間!一名器官捐獻協調員的獨白》.健康時報網.2017-04-14

[2] 《器官捐獻者家屬,為何不敢接受采訪?》.視覺志. 2020-09-01

[3] 《疑惑 | 為何器官捐獻自愿無償 移植患者要花幾十萬?》.央視新聞. 2015-04-10

未經作者允許授權,禁止轉載

特別策劃
39熱文一周熱點
日本三级a特黄在线观看